果然上面有人。這是無錫新區宣傳部長餘敏燕被中紀委帶走調查的消息昨天確認後,人們作出的第一反應。
  1983年出生的餘敏燕,現任職務不知羡煞多少有志青年,但藝校生餘敏燕還是“令同學們不可思議地去了南京郵電大學團委”,並且在沒有經歷任何崗位鍛煉的情況下轉至無錫市北塘區任區長助理,並且輕鬆調任無錫新區宣傳部部長。隨著餘敏燕與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同一天消失在大眾視線,人們才恍然大悟,原來坊間猜測的“一定有背景”果然來頭不小,原來這“南郵第一美女”,“上面”的人是他。
  在“通姦”業已成為落馬官員幾乎形影相隨的概念的今天,再說楊衛澤所謂“紅顏知己”這檔子艷事,人們已經神經麻木了。餘敏燕應聲落馬,帶給人們強烈衝擊的不是她上面的人究竟是誰,而是再次證明瞭官場腐敗環境下有志不如有人,是封建時代中國人就感慨的“朝中無人莫做官”在現代用人體制下的延續與翻版。
  作為平步青雲的曾經最年輕的官員之一,官到省部級高位的楊衛澤,自己也是在攀附權力的道路上闖盪過來的,他深知有人的重要性,也諳熟自己成為別人的“朝中之人”時的權力自如之好。因此,楊衛澤幾乎已經不把這種潛規則當成見不得人的事,在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的高位上,絲毫不迴避自己作為餘敏燕“上面”之人的大駕,在他的“紅顏知己”於2011年就任無錫新區宣傳部部長一職時,“親自陪同出席幹部交接會議”。
  楊衛澤把極不正常的事當正常事來做,把黨的組織紀律和幹部紀律不當回事,顯然不是彼時官場上的特別另類者。相關報道稱,無錫市的一位官員表示,餘敏燕曾被正面問及,她是否與楊衛澤關係不一般,“她也就笑笑,沒有解釋什麼”。
  餘敏燕笑得含蓄,而無錫的這位官員問得更含蓄。其實大家心照不宣,是因為無論楊衛澤、餘敏燕,還是無錫的這位官員,都有著對“上面有人”的共同默契與認可。這個明知故問的官,今天弄出哂笑他人的乾凈相,卻不覺得對於這種“日後提拔”的用人惡風不制止、不發聲也是一種惡,這實在是用人制度的悲哀,是整個社會有志青年的不幸。
  事實證明,官場塌方式腐敗,大都起源於官場用人的不乾不凈,是裙帶關係、褲帶關係、利益關係在權力關係中的同一紐帶。昨天,中紀委負責人在新聞發佈會上很鮮見地表態說,“強化黨風廉政建設主體責任,追究山西系統性、塌方式腐敗案件相關黨組織責任”。這表明,中央紀委對於官場系統性、塌方式腐敗的根源是有著清醒的認知的,對於從根子上解決問題的態度是明確的。
  誰提拔、誰負責,是民眾對於任用幹部追責制度的基本期待,也是黨的組織工作、幹部監督管理操作性很強的方法之一。眼下需要解決的矛盾是,從楊衛澤這類落馬官員往下牽裙帶容易,而從餘敏燕這類蒼蠅向上摸瓜很難;餘敏燕“上面”的人好找對號,而當初提拔時周圍察顏觀色識意圖、拍馬溜須抬轎子的反倒一笑而過。這種情形,必須通過追究黨組織的責任、追究抬轎子的官員責任來一網打盡。
  (原標題:官場上的褲帶關係,就該一網打盡)
創作者介紹

perry

me41meuew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